不吃药的时忆

【ES/司杏】本来是想和你求婚的

甜得我都蛀牙了

度陌临流:

童话风,老套的龙与公主

第一次写司杏,特别心虚,OOC,各位看官多担待啊

预警:司没有英语口癖

求婚梗来自微博



01

龙抓走了公主。

它把她带回了自己住的地方。

公主已经吓得说不出话,眼神呆滞,不停地流眼泪。

龙小心翼翼地看着她,挪了挪翅膀,拿上面的一个小尖刺碰了碰她的肩头。

“你干嘛哭啊......?”

公主哽咽着说不出话。她看过好多童话故事,龙掳掠公主之后,如果没有王子过来救她,她是要被吃掉的。

可是她长得又不是特别漂亮,性格又沉闷,谁愿意来啊。

这么一想她越来越伤心,抽噎着说:“你……你把我带过来……呜……”

龙觉得很奇怪。

然后它试图安慰。

“别哭了,”他把自己的尾巴递到公主面前,“给你……摸一摸,特别软。”

布满鳞片的尾巴在公主眼前晃来晃去,像猫咪一样,她犹豫着伸出手,抓住了它的尾巴尖。

“你骗我……”她抹了一把眼泪,拖着哭腔说,“明明硬的要命!”

龙慌张地收回尾巴。

它已经觉得挺软的了,可能她更加精致纤细吧。

都怪自己不懂。

“你干嘛啊,忽然和我说什么……要让我摸你尾巴。”

龙挫败地拿翅膀遮住了脸。

公主现在不哭了,她撇着嘴,鼓着脸,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它看。她的裙裾散开来,如同一朵含苞待放的花。

她真好看啊。

龙感觉自己脸红了,但反正谁都看不出来。

“那个……很冒昧,”它看着那小小的花骨朵,小声说,“可以教我礼仪吗?”

02

“你叫什么名字啊。”

“司……朱樱司。你叫什么?”

“直接问女孩子名字是很失礼的!”公主说,“要等她自己说……嗯,我是杏。”

龙连忙把它记了下来。

“干嘛写‘我是杏’啊,那是我的名字。”

“哦……哦。”龙把后半句擦掉了。

人类社会的礼仪好复杂啊,龙想,什么都要女孩子自己说,又不能问,只能回答她的问题。干脆闭嘴好了。

可是龙好想了解眼前的这个女孩子啊。

幸好公主继续说:“你多大了?我听说你们都能活到很长很长,你会不会几百岁了啊?”

龙听出了她话中的期待。

“唔……确实活了有几百年了……”

他撒了一个小小的谎,其实他才诞生于世十六年,是一条小龙。

公主惊喜地笑了起来。

“是这样吗!我才十七岁,在你面前是不是就是个小孩子啊?”

原来是姐姐啊。

“也不是,龙和人类的年龄计算方式不一样,换算成人类的话,我才十六岁。”

龙努力地把谎圆起来,为了满足他一个私心。

“我可以叫你姐姐吗?”

“可以啊。”

龙很开心,感觉自己的心脏被暖洋洋的温度所包裹着,这是它从来没有体验过的感觉。

真好啊。

03

龙的洞穴里藏了很多书,可是它一个字也看不懂。

于是公主教他识字。

“你在听吗?”

龙很想专心地学,可是看着她的脸,就老是走神。

“抱歉。”

它委屈巴巴地趴在那,公主原来有点生气的,但现在又不太发得出火了。

她想摆出些老师的威严,正思考着该说什么,有什么东西递到了她的面前。

“……你别生气,”面前的东西摇了摇,身后是龙低低的声音,“如果不嫌弃的话……”

她忽然发现那是它的尾巴。

光秃秃的,尖上的鳞片全被拔掉了。

真的好丑。

公主呆呆地坐着,心底像是悄悄塌陷了一片,泛出一片酸涩来。

“你干嘛要拔自己的鳞片,你傻吗?”

她喃喃自语着,脸上忽然被什么东西触碰到了。

龙拿自己的尾巴蹭了蹭她的脸。

“呃,因为你原来说过......嗳,现在是不是很软啦?”

公主不说话,轻轻地抚摸着那裸露着的尾巴尖。

其实还是蛮糙的,有点像坚硬的沙砾,公主自幼养尊处优,娇嫩的肌肤碰上去,带来一阵刺痛。

但她握紧了龙的尾巴,轻声说:“嗯。”

顿了顿又问,“疼不疼?”

“什么?”

“你的鳞片……”

“当然没事了,这就和你们揪头发一个性质,怎么会疼呢,姐姐大人不必担心。”

其实不是的。硬要说的话,是和拔指甲差不多。超疼,疼到睡不着。

但为什么要和公主说呢,她不用知道啊,看她现在多开心。

龙感受到公主的温度,真暖和,如同在它冰冷的血液里升起了一簇火苗,心脏仿佛浸在温水里一样,温柔得一塌糊涂。

它感觉自己可能生病了,浑身滚烫。

晕晕乎乎,但是又喜悦异常。

04

有骑士来了。

“我是邻国最优秀的骑士,公主请稍等,我马上把这条恶龙打倒,接您去王子的身边。”

龙问公主:“姐姐大人,你想走吗?”

公主望着它,没说想也没说不想,只是说:“我想回家。”

龙明白了。

他和骑士打了一天一夜,最后倒在血泊里奄奄一息。

他化为了人形,狼狈地躺在地上,红发和血迹混在一起分不清楚。

公主扑到他面前,发现他看起来很年轻,清秀的脸庞上仍残存着几分稚气。

只是个少年啊。

“你骗我的吧,你怎么可能几百岁……”

龙艰难地笑,竭力想睁开眼睛。

“是啊……我才活了十六年呢……对不起,骗了你。”

所以什么也不懂。

“你......不会死吧?”

“只是皮外伤,很快就会好起来的,姐姐大人安心回您的家吧。”

公主的眼泪滴在他的脸上,他闭着眼睛,说:“姐姐大人,骑士在叫你。快走吧。”

公主说:“你会来找我吗?”

“拜托......”龙无奈地笑着,“你是要嫁给王子的,我来找你干什么啊......”

“谁说我要嫁给他了?”公主的声音在颤抖。

“童话不是都这么写......”

他说着,额头却被狠狠地敲了一下。

“你——”

“公主殿下,该启程了。”

骑士温文尔雅的声音在他耳边模模糊糊地回荡,打断了公主要说的话。

“......快点好起来,到王都来找我。”

这是她临走前的最后一句话,纵使有无数欲言又止,最后也只余一片寂静。

龙微微地蜷缩起来,第一次感受到了孤独。

05

童话里都是骗人的。

它说龙抢来公主是要吃掉她,结果朱樱司虽然喜欢吃肉但根本没动过她的心思,成天变着法儿给她各色大餐,公主感觉自己胖了好几斤。

它还说龙都是严肃古奥深沉的,结果这位乖得不得了,成天“姐姐大人”、“姐姐大人”,凶巴巴的外表下藏着一颗小奶猫的心。

它总是在最后讲“公主和王子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”,结果没有人告诉她,喜欢上一条龙该怎么办——而且还是一条非典型的小龙。

她等了司三个月,一点龙影都没看到,国王要把她嫁给邻国的王子,公主斗争不过,绝食哭闹讲道理等等等等均未遂,只好不情不愿地踏上了去邻国的路。

已经是行程的第三天,她骑着马,穿过茂密繁盛的树林,跨越潺潺流动的小溪,想着为什么司不来找她。

她无时无刻不在思考这个问题,也许这样就能够给自己一个合理的理由一直去想他。

忽然,林间宿鸟纷纷飞出。

一片喧响声中,风沙四起,黑影从天而降。

周围人尖叫着下马躲避,公主没有动,仰起头对着它笑,张开双臂,感受着腾空而起时从面颊流过的风。

“守时是基础礼仪,你懂不懂啊?”

06

公主又被龙掳走了。

她转头四顾:“这是哪里?”

龙变成了少年,有点局促地回答:“新......新家。”

“唔,知道老巢已经暴露了,很缜密嘛。”杏很新鲜地这晃那晃,忽然注意到一束包好的花,虽说用缎带装饰着,但被簇拥着的花都蔫蔫的,一点也不精神。

“这是干什么的?”

司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,脸立刻红了。

“这......这个......”他磕磕巴巴了半天,最后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般说:

“本来是想和你求婚的。”

“在姐姐大人走之后我想了很久,还没怎么想明白......自己的想法......但我不想你嫁给王子,当你走的时候,我感觉......心脏像被海水浸泡过一样,苦涩又难受,缩成了皱巴巴的一团......”

杏惊讶地看着司沮丧的神情。

“我本来是想和姐姐大人求婚的......”眼前的少年看起来很伤心的样子,“我什么都准备好了,可是我不会种花,种出来的都枯了,本来想再试试的,可是听说你要嫁给......就......对不起我实在太逊了......”

他低下头,小声又小声地说:“可我还是想立刻和你结婚啊......”

杏愣愣地听着,感觉心里炸开了一大朵烟花。

“巧了,”她伸手把碎发撩到耳后,感觉自己脸颊烫的惊人,“我也是。”

07

“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?”

“不想放她走,但还是让她走了。”

“那怎么知道对方喜不喜欢自己啊?”

“看那个离开的人,最后有没有回来。”

End.

写到最后爱上了司糖,他真可爱

一如既往地求评论,溜了溜了

评论

热度(391)